首页 社会正文

欧博客户端:巴黎圣母院急于重修:回复照样新建塔尖,依旧悬而未决

admin 社会 2020-06-10 34 0

巴黎圣母院发生大火已一年有余,虽然法国总统马克龙希望五年内完成重修。是回复19世纪的尖塔,照样给予巴黎圣母院一个展现时代手艺和挑战的新尖顶?这看似是现在最大的争议,但争议背后隐藏着传统与现代文化的冲突、法国人若何看待本国历史等众多问题。现在,因疫情暴发而被迫弃捐的重修事情已经重启,但迄今为止,方案依旧悬而未决。此文涉及了修建师、哲学家、文化学者对巴黎圣母院重修方案的大讨论,固然讨论也不止于重修自己。但无论若何,“受伤”的圣母院依旧,见证着自己已往未来和当下所发生的一切。

2020年1月,正在修复的巴黎圣母院。

2019年4月15日,一场大火摧毁了巴黎圣母院的塔尖和大部分的屋顶。那一天,法国总统马克龙取消了本应针对“黄背心运动”危急揭晓的讲话。取而代之的是,在大教堂前做了简短的演讲,他呼吁国际社会提供援助,并为捐钱者提供免税待遇。第二天,他通过电视宣布,“人人都是建设者。我们将重修圣母院,使它加倍优美,并希望在五年内完成。”若是说“黄背心运动”显示了法国社会内部存在严重分歧,马克龙似乎在巴黎圣母院火灾中看到了机遇,他呼吁“把这次灾难转变为团结的机遇”,并希望“在反思已往的生涯和未来目的之后,思索若何让比现在更好。”

大火导致巴黎圣母院尖顶坍塌,中后部的木质屋顶被销毁

两天后(4月17日),法国总理爱德华·菲利普招呼全球修建设计师加入巴黎圣母院尖顶设计方案竞赛。菲利普示意,竞赛的目的是“给予巴黎圣母院一个展现我们时代手艺和挑战的新尖顶”。鉴于在大火中坍毁的尖塔自己就不是原来教堂的一部分,而是1864年以橡木镀铅重修的,马克龙也希望能重新思索设计方案,并试图在其中融入现代修建元素。这也引发了是否需要以完全相同的方式重修19世纪的尖塔的讨论。今后,法国国民议会最先审议巴黎圣母院重修法案,旨在为重修巴黎圣母院提供执法保障,企业的大笔捐钱也最先涌入。在火灾发生6个月后,私人捐赠者答应提供9.22亿欧元的款子;巴黎市政府宣布将发放5000万欧元用于紧要援助,法兰西岛大区(Ile de France)也将发放1000万欧元。今年1月,法国政府宣布用于珍爱修建物的一期工程耗资8500万欧元。

但并非每个人都对捐钱反映努力。2019年4月20日,在大火后首次“黄背心”抗议流动中,抗议者称自己没有钱,一名抗议者举着“我们不是圣母院”的牌子。哲学家保罗·B·普雷西亚多(Paul B. Preciado)在《解放报》与《艺术论坛》上揭晓文章回应火灾,他写道:“巴黎大主教宣布所有人的屋子都在燃烧。直到那时我们才知道圣母院是每个人的家。而在巴黎每晚都有成千上万无家可归的人露宿街头,灾黎也经常被驱逐出这座都会。”他呼吁不要重修大教堂,以便人们想念它。

2019年7月,重修事情初期,巴黎圣母院被损坏的拱顶的图片。

在法国,国家公职修建师,会因其考试的项目分流举行强制学习。从事文化资产珍爱类的会被要求进入夏约学院(l’école de chaillot)实习两年。受1964年《威尼斯宪章》启发,受对列入遗产珍爱目录的修建举行修复要遵照严酷的指导原则,其中划定“修复事情在遭遇假设(质疑)时需要阻滞”,同时“任何修复必不可少的分外事情必须与修建设计区离开,而且修复肯定会带有现代的印记”。

遗产修建师们并未对巴黎圣母院发生火灾感应难以想象,由于古建修复时代是火灾的高发期。然则,他们都对政客的反映感应疑心。“当我听到五年重修的新闻时,我以为是疯了,他们完全不领会我们的职业是做什么,我们要恢复的是什么。”从事大教堂修复事情的瓦利·肯戈(Wali Kengo)说。她随后注释道,在法国,地方文化事务主管部门(DRAC)卖力修复列出的修建物,“因此,政府实际上在质疑修复事情的存在。”

修复中的巴黎圣母院

另一位遗产修复修建师夏洛特·朗卢瓦(Charlotte Langlois)以为,政府以举行国际竞赛的方式来征集重修方案太糟糕了。“这转达出法国需要国际修建师对若何修复法国的遗产提供想法,而且这件遗产照样具有标志意义的巴黎圣母院。更让人疑惑不解的是,这项竞赛似乎是让民众以为,只有大牌修建师才气制止以同样的方式重修。事实上,法国修建师也可以以差别的方案重修。”去年4月尾,1170名遗产珍爱专家、学者和博物馆馆长在《费加罗报》揭晓的公然信上署名,呼吁马克龙郑重修复圣母院。

夏洛特·朗卢瓦是否决“巴黎圣母院重修法案”的遗产修建师中的一员。修建师否决的是法案的一部分,但最终被驳回。朗卢瓦以为,“巴黎圣母院重修法案”是在短时间制订的,成文时基本来不及权衡利弊。其作用是政府可以凭据法案行事,而不用通过执法,也不用在国民议会和参议院之间往返奔忙。”

“巴黎圣母院重修法案”的通过也预示着重修需要迅速提上日程。朗卢瓦也指出,传统修建师习惯于迅速干预修建物,以确保其平安。在紧要情况下安装起重机和制作棚屋来拯救修建也可以接受。但到现在为止,除了创建了一个公共机构来治理捐赠资金外,该法案还没有被使用过。马克龙任命70岁的让-路易·乔治林将军(Jean-Louis Georgelin)为自己的稀奇代表,卖力巴黎圣母院的重修事情,此前卖力巴黎圣母院修复工程的首席修建师菲利普·维伦纽夫(Philippe Villeneuve),依旧在另外两名修建师的协助下卖力重修事情。

但维伦纽夫和乔治林将的意见也并不统一。当被问及五年内重修圣母院是否可行,菲利普·维伦纽夫以为可行,但条件是按原样重修。乔治林在加入国民议会文化事务委员会的集会时,显然也被马克龙最初关于尖塔的建议所困扰,他说维伦纽夫应该“闭嘴”,又被文化部长斥责。朗卢瓦说,让人忧郁的是六个月到一年后可能会发生什么。“为了修复教堂,修复结构、屋顶和尖塔,我们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是否会违反现有规则?”

“国际设计方案竞赛”设计的宣布也立刻引出了世界各地修建师的一系列非正式“方案”。英国修建师霍朗明(Norman Foster)的事情室想象着一个更大的玻璃和钢制尖顶,并在玻璃屋顶上设有观景台。 位于法国的NAB事情室建议将屋顶改成温室,并设计将被破坏的尖顶重新想象成一个养蜂场。瑞典斯德哥尔摩设计事情室UMA建议在屋顶上安装一个巨型游泳池,游泳池周围环绕着火灾被移走的12位使徒的雕像。关于这个勇敢的想法,UMA的创始人乌尔夫·梅杰格伦(Ulf Mejergren)以为,“在什么都还没决议的真空状态下,一切皆有可能,甚至我们的游泳池也可以。”

NAB事情室的温室养蜂场方案。

这些提议都有一个共同点——把设计点集中在尖塔上,修建师都往往热衷于想象在地标之上再建一个地标,好像圣母院的多重寄义只能通过一个新修建在天涯线上显现出来。现在生涯在巴黎的美国修建历史学家、修建师詹姆斯·D·格雷厄姆(James D. Graham)说,“在修建界接纳自动行动的这些时刻,总是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修建师盼望自己的作品与众差别,却又面目类似。对我而言,履历是打破普通的方式之一,但履历又让人对修建缺乏想象力。”

奥利维尔·德·查勒斯(Olivier de Chalus)是一名工程师,他也在巴黎圣母院做了11年志愿者和导游。“和大多数法国教堂一样,巴黎圣母院属于法国政府,由政府卖力维修和修复,而教堂则供神职人员使用,并免费开放供星期。查勒斯以为,现在争论完全集中在是否要重修一模一样的修建上,这是一件憾事。“而且我们一直在讨论维欧勒·勒·杜克(Viollet-le-Duc)的尖塔。但尖塔并不是他一个人的作品。我以为除了外观,花时间领会一下巴黎圣母院里拥有的其他遗产会更好。”查勒斯说。

巴黎圣母院塔尖、面向圣路易岛的照片。查尔斯·马维尔(Charles Marville),1860年,华盛顿特区国会图书馆藏

“尖顶在制作时就是19世纪的现代修建风格。”艺术史研究者尼娜·德雷恩(Nina Derain)注释说,“在1980年代对‘欧勒·勒·杜克项目’举行了努力的评估之前,纯粹主义者也一直质疑欧勒·勒·杜克的尖塔。那时中世纪的尖塔已经被摧毁。他在一栋修建物顶部,再建了一栋伟大修建物,使得修建变得更高、更华美,这在很大水平上属于他对中世纪的想象。但在某种意义上,它有一种强烈的现代修建姿态。不按原样重修可能意味着将欧勒·勒·杜克遗忘,但重修一个相同的‘遗物’却可能会掩饰那场令人落泪的火灾。”

火灾前,从蒙帕纳斯大楼远眺巴黎圣母院。

由于人们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尖塔上,因此关于这座修建的意义以及其重修的其他可能性等潜在主要问题的讨论可能会被遗忘。弗雷德里克·埃波德(Frédéric épaud)是法国为数不多的、专门研究哥特式木结构修建的考古学家之一。他原本已经将巴黎圣母院的哥特式木结构的研究提上日程,这个木结构被称为“森林”,然则在他最先研究之前却已经销毁了。他说,法国经济在很大水平上依赖于旅游业是几个世纪以来的“传统”,但人们却对这一“传统”一无所知。中世纪的历史似乎只向10岁的孩子教授。而且与传统修建师差别,许多现代修建师对遗产却知之甚少。他们的无知,也导致了经常对古修建带着蔑视。”

巴黎圣母院三座门,马利亚门、末日审判门和圣安妮门

埃波德以为,用木头重修圣母院的木结构尤其主要,而且要用古老的手艺,这与大火后媒体的看法差别。他以为用古老的手艺重修是可能的,也是生态的。若是可能的话,传统修建师们会热衷于使用古老的手艺回复巴黎圣母院。“13世纪的工匠们,像上世纪50年代一样,用斧头制作木结构,只砍伐需要的树木,也就是说,选择直径与所需横梁直径一致的树木。”对于木匠来而言,这是一个重新学习手艺的机遇。修建工地可以成为一所开放学校。

不外,像法国兰斯大教堂(Reims cathedral)或沙特尔大教堂(Chartres cathedral),制作金属或混凝土结构,甚至可以做一个3D打印的塑料结构,也不是不可行,而且可能是21世纪一种新的修建姿态,但这是不是失去了历史和灵魂?

夏洛特·朗卢瓦还忧郁,“巴黎圣母院重修法案”是否有改变大教堂周围的环境的潜在贪图。巴黎圣母院所在的斯德岛 (?le de la Cité)有多处珍爱修建,2016年,法国前总统奥朗德曾建议在岛上建设休闲和购物设施,但最终没有推进。但现在有了稀奇法案,建购物设施的设计是有可能实行的。

在新冠疫情之前,尖塔被销毁的巴黎圣母院依旧是巴黎游“打卡”主要的一站,但却变成了一种“灾难旅游”而不是“遗产旅游”。现在,巴黎圣母院仍处于关闭状态,但重修已经复工。在居家令实行时代,警方还发现了两名喝醉酒、试图盗走圣母院旧石头的小偷。

2020年6月1日,巴黎圣母院前广场重新开放。

西里尔·伊斯纳特(Cyril Isnart)是一个由15位学者组成的研究小组的成员之一,这个小组将在未来5年研究人们对大火的反映。“我们很幸运,圣母院还在那里,就像一个受了伤,但仍然在世的纪念碑。未来圣母院还将留在那里,见证所发生的一切。”

注:本文编译自《阿波罗杂志》2020年5月号,作者瓦莱里亚·科斯塔·科斯特里斯基(Valeria Costa-Kostritsky),原标题为《猛火的磨练——急于重修巴黎圣母院》

,

Allbet Gaming

www.slwgd.com欢迎进入欧博平台网站(Allbet Gaming),Allbet Gaming开放欧博平台网址、欧博注册、欧博APP下载、欧博客户端下载、欧博真人游戏(百家乐)等业务。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不代表本站Allbet的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