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讯正文

失婚女为还债 走投无路

我真的走投无路,我不想沦为接客还债的妓女,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他。我现在觉得自己很脏,为了钱竟然跟一个男人上床。但是不这样我又能怎么办?每个人都说行动管制令消除后生意会更难做,到时候我不但租金付不起,三餐都成问题,更别说是还债了。

问犀利人妻:

你能不能告诉我,新冠肺炎疫情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再这样下去,就算不中新冠肺炎,我的死期也不远了!

我是一个经历过婚姻失败的连受挫折人,离婚不久也跟着丢了工作,日子过得实在是糟糕透了。

由于当初结婚时遭家人反对,我不顾一切跟那个人在一起,从此与家人断绝来往,因此离婚后,我也没有联系家人,一个人承受一切的不如意和痛苦。因为,我活该。是我瞎了眼爱错了人,活该自己承受后果。

他是个可恶又可恨的男人,欠了一屁股赌债竟然答应大耳窿用我来还债,幸好被我识破连夜出逃。我随便买了一张车票躲得远远的,家没了,工作也没了。

我本来还安慰自己我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好好的,但是,在陌生的地方,我找不到工作,一个人很无助和害怕,变得很消沉。

我住的地方有个美食中心,人们到那儿去,主要是唱唱歌喝喝酒,吃反而是其次。我开始去的时候本来单纯是吃东西的,后来实在太苦闷了,便叫了酒一个人喝。

我每个晚上都去,一个人吃东西喝酒,不理任何人的搭讪。一次听人唱了一首悲伤的歌,突然大哭起来。

其中一档卖面的老板娘过来安慰我,也许是喝多了,也许是憋了太久,我跟老板娘哭诉了很久。心善的老板娘一直安慰我,并且提议教我煮面,让我找一处开个档口。

我在她的档口学了1个多月,她真的无私地教我,甚至还教会我打面,连祖传的绝活和秘方都传了给我。为了表示感激,我把仅剩的一点点积蓄封了一个红包给她。

后来我听说有一间生意很好的咖啡店有档口出租,虽然租金不便宜,但是我去看过,每个档口的生意都很好,于是决定租下。

为了开档,我去向大耳窿借了钱。我本以为,只要我努力,很快就能还清债务。但是我没有想到,才开档不久,就被市政局的执法人员来扫档,原因是我那个档口是摆在咖啡店的五角基。

咖啡店老板说会帮我想办法,但是,大耳窿那边的钱不能不还啊!为了还大耳窿的利息,我只好再去借,借钱给我的是咖啡店老板的一个朋友,一个中年男人,他说我的面好吃,不开档可惜了,所以愿意借钱给我度过难关。

好不容易档口的问题解决了,却又遇到疫情问题。开始的时候是生意惨淡,后来一个行动管制令,档口又不能开了!手停口停,还要应付大耳窿和另外一笔债务,我快疯了!我为什么那么倒霉?

【行管第32天】务边路设路检 无合理理由不可进怡市中心

没有合理理由前往市中心的民众,听从指示“U”转后才能领回大马卡。 警方在执行第三阶段的行管令十分严厉,周六上午时段在务边路路障检查站,有11辆轿车被警方指示“U”转,不允许前往市中心。 被指示“U”转的司机,警员都会暂时保管司机的大马卡,直到该司机“U”转回来才还回大马卡,以避免一些固执的司机无视警方的指示。 本周六是行动管制令第32天,怡保市的车流量相比周一至周五,明显减少了一半,不过在住宅区的交通流量依然不少。 转载说明: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犯你的利益,请发邮件至本站邮箱,本站24小时内将予删除。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不代表本站Allbet的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